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15747.com >

咀嚼古籍:《书谱》的奇特看法

发布日期:2021-01-20 16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唐代孙过庭写过篇专论书法创作的文字,叫《书谱》。文章用了四六句的骈文,朗朗上口,但凡练书法的,简直无人不知这篇文章。

  孙过庭对书法美学有深刻的研究,文中有很多深入而辩证的看法。他这样写道:“草不兼真,殆于专谨(草书不兼具楷法,孩子抗拒的不是教育内容,而是咱们的教导方法!,未免枯燥拘束);真不通草,殊非翰札(楷书不掺入草意,不免失去‘尺牍书’流动的风范)。”这里将楷书和草书的融会讲得很到位。又说:“真以点画为形质,使转为情性;草以点画为情性,使转为形质。草乖使转,不能成字;真亏点画,犹可记文。回互虽殊,大体相涉。”这段话,也是远见卓识。

  1000多年前,唐人就将书法研讨得这么深,而且造成了体系的实践,世代精研者众多,积厚流光,可知中国的书法之所以构成一条奇特的艺术长河,实非偶尔得之。

  《 国民日报海外版 》( 2016年08月17日 第 11 版)

  唐人书法,强调继续传统,尤其重视法式。那时讲的传统,就草书楷书行书来说,重要是汉魏两晋,尤其推重王羲之。王羲之对本人书法的评估比拟正确,说他的楷书跟钟繇比,并不逊色,“或曰过之”,至于草书嘛,和张芝比,“张草犹当雁行”,意思是自己略逊筹。然而王羲之又说:假如我能像张芝那样勤苦训练甚至于“池水尽墨”,也不会输于他。按王羲之的实力,这么说,不为过。

  当代学习书法者,当以此为鉴。少儿时,才思迅速,艺术的可塑性强,应该留神学习前人的法度;到了中年,会写字了,往往自高自大,过早求脱,以得名利,反而过犹不迭。只有尽力学习,直领悟,战胜弱点,才有盼望写出手好字来。

  对训练书法的人,孙过庭说了一段非常中肯的话:“若思通楷则(精研法令),少不如老;学陈规矩,老不如少。思则老而愈妙,学乃少而可勉。勉之不已,抑有三时(三个阶段);时然一变,极其分矣。至如初学散布,但求平正;既知平正,务追险绝,既能险绝,复归平正。初谓未及,中则过之,后乃通会,通会之际,神算子326600,人书俱老。”“……是以右军之书,末年多妙,当缘思虑通审,志气和平,不激不历,而风规自远。”只有深知书法的人,才干说出这样精到的话。

  孙过庭十分讲求创作心态。《书谱》中写了“五乖五合”,具体描写了书法创作的心情:“又一时而书,有乖(乖离)有合,合则流媚,乖则雕疏,略言其由,各有其五:神怡务闲,一合也;感惠徇知,二合也;时和睦润,三合也;纸墨相发,四合也;偶尔欲书,五合也。心遽体留,一乖也;意违势屈,二乖也;风燥日炎,三乖也;纸墨不称,四乖也;情怠手阑,五乖也。乖合之际,优劣互差。得时不如得器,得器不如得志,若五乖同萃,思遏手蒙;五合交臻,神融笔畅。畅无不适,蒙无所从。当仁者自得忘言,罕陈其要;企学者希风叙妙,虽述犹疏。徒破其工,未敷厥旨。不揆庸昧,辄效所明;嫡欲弘既往之风规,导未来之器识,除繁去滥,睹迹明心者焉。”

  王兆军

唐代孙过庭《书谱》部分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

Power by DedeCms